春二二

愿闻其详

【顺懂】你。


两人写给对方的情书。

并且还在被队长发现的情况下,强行深情的朗读给全队人听了。
应该...甜的吧。

亲爱的李懂: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看你不服气的小眼神,气鼓鼓的放着狠话,只想把嘴里的口香糖换成你的小嘴唇,一定很甜很软。

我知道我让你不顺眼了,你可能不喜欢我。

但是哥也知道,你肯定会爱上我。

为什么呢?可能是那次红海行动,你端着我的枪救佟莉的时候,你没有一丝恐惧,我在看你,突然就觉得,你也在接受我。

你感觉到了,我的热爱。

李懂。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你知道吗。我曾经也追过女孩,因为我有自信,我长得很帅,个子高,我还是特种兵狙击手,我家里是军事世家。

我知道她们才不会拒绝。

但这些你好像都看不到,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表达我对你的感情,所以我不断缠着你。

我每天都期待和你做呼吸训练,天知道我有多享受和你融合心跳,仿佛这样我就能轻而易举地走进你心里,抱抱你,再抱抱你。

李懂,别说我欺负你。哥没有想欺负你。

狙击手和观察员本来就该如胶似漆,所以不小心多摸几次你的屁股不算欺负,趁着你喝醉亲你也不叫欺负。

因为我怂了,我不敢。

我不敢在你清醒时亲你,我又怕你还惦记着罗星。我承认,我有点没自信了。

因为我无论怎么做,你好像都是木木的,甚至某次我赌气,和别的女兵出去看电影,你也没有生气。

但每次你脸红的瞬间,你在我靠近时候的躲闪,在我射击时望向我的目光,让我无数次感受到一个错觉,我觉得你也在爱我。

所以为了验证这个错觉,我决定,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在中秋那天,我亲你的时候你没有拒绝,在我欣喜若狂的时候,你居然一副如释负重的感觉。

你看我的眼神好像在责怪,怎么现在才出手,我都等你很久了。

我甚至看到你眼角的亮光。

现在看来,我的决定太对了。

我不该这么拖拉,木讷的人其实是我。

都怪我,没有想到,如果你不喜欢我,就不会每天给我带早饭,每天忍受我不安分的吃豆腐,甚至和副队配合,喝啤酒假装喝醉来确认我的吻。

懂,你说是你傻还是我傻。

我觉得我俩都傻。

我觉得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爱我,原来做个傻人也这么幸福。

所以我也会,在我的有生之年,每天都更爱你。

李懂,我知道,生死之别是躲不掉的,所以我会尽全力,我不让你伤心。

我爱你。

我的爱很炙热,很疯狂。又很简单,
像日出又日落,那么寻常。

我很期待和你共度余生,我想一直陪你,去到不再遥不可期的未来。

不论你答不答应,你都是我的了。

我的爱人,总有一天我会向全世界宣
布,我的爱人,李懂。

                      


             
给顾顺:

顾顺,我看你是真傻。

你怎么看出来你和女兵出去那天我没发脾气的?我前晚就失眠了,还打了一天拳,饭也没吃。

你就和没事人一样的回来,也不顾我全身是汗就要过来抱我做呼吸训练,看在你黑眼圈比我还重的份上我才没踢你下床的。

我和副队谈过,佟莉也找过我,连庄羽和陆琛他们都觉得,你是喜欢我的。

他们都叫我不要担心,说你肯定会忍不住。

你说我可纳闷了。你好像一直那么潇洒,我都怀疑,你对每个观察员都这样,撩完就跑。

每次想冷战,都被你的没脸没皮打发。

我不能和你发脾气,可我也没办法对你袒露心意。

你问为什么?我一靠近你就脸红,心跳加快,说话结巴。

而且我胆小,我好像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知道原来,只是偷看他专注的侧脸,也会觉得很满足,想天荒地老的。

顾顺,还好你不算傻到家。

有时候我也怕,我怕如果我在战场上死了,你还不知道我爱你。

我也怕,如果你知道了我的心意,我在战场上死了,你会伤心。

我谨慎地爱着你。

也有忍不下去的时候,我等到你吻上来,就像我在黑暗深处,眷恋着一个吻的热度。

那一瞬间,我真的很想哭,没有人规定特种兵不能哭吧。

顾顺,你不知道吧。

你的傲慢,你的炙热,你呼吸的温度,你的不羁和在意,李懂都深深为之着迷。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end】

【孙唐】101.

孙唐糖:)祝大家开心~(来自还有一天开学还有二十套卷子没做无所畏惧的lo主)

孙悟空在第一百零一次被唐僧用湿热的吐息磨着后颈时终于觉得事情不对头了,虽知又被当成了段小姐,可心中还是有那么点侥幸,万一不是段小姐呢?

即使小善在的那些时刻,唐僧从未停过对他的折磨。

甜蜜又残忍的耳鬓厮磨,就像那个如同月光般风情万种的女人,轻易地将他的命运锁在唐僧手中,万劫不复了。

孙悟空不止一次觉得,唐僧没有把自己当成段小姐,他深知唐僧城府深又爱装纯良脸皮厚得很,他倒也乐意配合。

并且,他觉得这样的人还挺可爱的,当然,仅限他一个人。

一路上无数次降妖伏魔,又枯燥又辛苦,但每次逗唐僧看他被妖怪吓得主动搂上自己脖子时,孙悟空都会得意的想

“这下你搂的只能是孙爷爷我,别再用那个段小姐糊弄我了。”

其实在孙悟空眼里,段小姐只是无数个被他捏碎杀死的凡人之一,可他看到了和尚的眼泪,听到到两人生死别离为了无果的爱情执着卑微的诺言,更可笑的是,他的心就这么被触动了。

或许段小姐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她曾经将和尚的心填塞的满满当当,又让孙悟空饱受愧怍和嫉妒的桎梏中。

可是孙悟空是什么?踏破九霄,傲视凌云是他,斩妖除魔,满身罪孽是他,顽劣成性,千年孤寂是他。

那颗石头缝里生出来的铁石心肠,竟因为一个凡人变的柔软简单。

可不是嘛,这一切都要怪唐僧。

孙悟空有些紧张,他凑近唐僧。
“你是不是喜欢我,死秃驴?”

唐僧一脸我还没尿完你凑过来说什么胡话的惊慌。
“小心我滋你一脸啊。”

当孙悟空第一百零一次问这个问题。

“喂,你差不多该爱上我了吧?”

唐僧背对着他的嘴角轻轻扬起。

...

“我低调,我不说。”

[昕博]ABO 记一个脑洞ଘ•˘˛˘•

啊。

大概是方博的信息素是脚气味的,

大蟒的信息素是眼药水味的,

别人都受不了他们的味道,

所以两人一直都单身。

直到,

遇到彼此。

奇怪的味道融合发生了化学反应,

变成了清甜的橘子味儿。

而且只有他们自己能闻到。

[昕博]结婚现场

你们猜这是刀呢还是玻璃渣呢  [乖巧]
我的锅我的锅都是我的锅。

方博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颤抖着控制自己,他要笑。

遍眼都是代表美好的红色,新娘的洁白婚纱,队友们五颜六色的运动服。

还有许昕的黑色西装,和自己一样的。

他一向很能演。很多时候他连自己在演什么
也不记得了。

他微笑,随着队友的玩笑大笑。

他有时候老是想,果然先爱的人会很惨,尘埃里根本不会有花朵。

人和树一样,心越向往光明,根就越往黑暗的低渊伸去。

他在这一晚上把所有命运都嚼烂。
没有什么可以打败方博。
许昕也不可能。
只有方博一直试图在撕开自己的躯壳。
他做到了吗?
大概过了今晚,就是了吧。
不再喜欢许昕的方博,痛苦会少点吧。
如此。
方博才能真正属于自己。

方博想,让这一切都算了吧。

许昕直到看到新娘姣好的姿容,白得像天使的婚纱,才恍惚想起来。

啊,今天我结婚了。

他下意识的去看方博,方博在笑,没有褶子很端庄的笑,好似他走进会场就一直是这个画风,明明笑得比哭得还丑,逞强成了那人一贯的作风。

他忽然觉得,结婚了,就真正意义上失去了方博。

可他知道的,方博想要的,他给不起。
他向往的生活中,也没有计划方博。

有一位女神妻子,生一两个可爱的孩子,做一位乒乓球教练,继续为喜爱的事业奋斗。

没有方博。

他又看到方博在笑。这次很开心的褶子全跑出来了。

他觉得今晚的方博很不一样。
让他觉得方博很快就要不喜欢自己了。

可我都结婚了,他会结婚吗,找一个人,把我在他生命里的痕迹全抹去?

美丽的新娘在等着他。

许昕心想,不如算了吧。

——————————————————

顶着锅跑路´•̥̥̥ω•̥̥̥`

[昕博/邱博]谁说我喜欢你啊。

谁说我喜欢你啊。

一发完。
半夜睡不着写粮自个儿吃。
勿上真人!ರ_ರ(严肃)

虽说怼起人来挺麻溜,可了解方博的人都知道,方博在爱情里从来不是那个主动的人。

也不知道是骨子里的自卑在作祟,还是爱的太不确定,方博和许昕总是没越过朋友那道该死的界限。

方博这天又被邱贻可拉去喝酒了。

邱贻可这人,了解邱贻可的都该知道,这人脾气能把猪都冲死,可他确实有个不大却真的掏心窝子的弱点,那就是他师弟方博。

邱贻可也挺郁闷的,本来犊子养得好好的怎么就有非分之想了呢。可能是那晚方博给喝醉了,软软的倒在他的怀里叫许昕许昕给他烦到了。

你说好好的这小孩怎么就喜欢许昕呢?他怎么就能这么喜欢别人呢?他扒拉着方博的脸,软软热热的,方博一喝醉他的大眼睛就似懂非懂地看着你,特勾人。

邱贻可吧,就这么没忍住,长驱直入了,吻一下吧,吻一下没什么的。

可当碰到方博濡湿的嘴唇,邱贻可的火气从心里一直烧到脑门,烧的眼睛都红透了。

他终于知道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不为人知的渴望了,他内心的野兽叫嚣着要撞破牢笼。

方博被亲着,被狂热的吻弄的快窒息了。
可他一点儿没避着,他把这人当作许昕,可他也知道这他妈的不可能是许昕。

所以...也不再在乎了。

......许昕。

邱贻可一下子被困住了。方博儿那声许昕喊的微弱又委屈可他就是听到了。

邱贻可一下子停了下来,他把方博带回家安
置好。

关门。

出去跑圈。

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儿?他可是我师弟!一个喜欢着别人的...

邱贻可被不知名的狂躁裹挟着,他只好越跑越快。只想着把这刚刚开始为他所知的喜欢甩到身后被雨清冷了的夜里。

邱贻可拉着方博喝酒,没两瓶啤的就给他灌倒了。博儿脸红红的,眼睛还是直勾勾的,邱贻可也没再喝了。

他问方博:还喜欢许昕呐?

方博眼里透着晦暗的微光,张口就道:

谁喜欢他啊?怼不死那瞎子!

邱贻可笑笑,真怼起来你还不是怂?

夜有些凉了,邱贻可把方博送回酒店,在幽亮的灯光下,打量方博红红的昏昏欲睡的脸庞和微张的嘴唇。心里升起了一丝丝情欲又被他狠狠地压了下去。

他苦笑的摇摇头,这人老了,胆子却小了。可是,叔还是很爱你这小破孩儿的。

邱贻可把方博丢给了许昕。回去的路上晃悠着晃悠着就笑了。

本来也没想得到的,怎么放手就这么难呢。

许昕架着方博摔倒床上,心道这二货怎么瘦了?前两天还圆润的很啊,看来得好好监督他吃饭了。

方博乖乖的躺着,躺了一会儿居然清醒了。

他忽地想起要直播,拿着手机嘀嘀咕咕了一会又觉得困了,和可爱的粉丝们打了个招呼就下了。

放下手机,才觉得酒店的灯光咋就这么刺眼,都快和那瞎子一样了。

那瞎子...我干嘛老想他啊,明明都这么努力避开他了。

队里训练他要不拉着小胖要不拉着周煜东,平时怼人也不怼许昕了,就怕怼着怼着给他看出端倪。

哎...活着怎么比猪还累啊。所以说,方博在爱情里从来不主动,甚至还老想着往后缩。

许昕刚洗完澡就看着这蠢博儿撅着屁股头耷拉在枕头上,双手还不停地拍自己的脑袋,嘴里念念有词:不要想他了不要想他了...

许昕有点不爽,平时这人老躲着他,好不容易一间房他还在想谁呢?

于是他轻轻走近方博问问道:不要想谁呢?

方博不耐烦了:“还能有谁?不就那瞎子...啊??许昕!你怎么在这!”

许昕被他的突然吓一跳:“你忘了我和你一间房啦!叫什么!”

方博突然不吭声了。把头埋在了枕头里。

许昕看他害羞了就乐了:“想我什么了?”

方博就是不吱声,耳朵闷闷的红了。

“方博,”许昕声音难得严肃了“你是不是喜欢我?”

等待他的是长久的寂。

许昕耐着性子,心里笑道:你以为每次不愿意和我练球最后又老偷偷瞟我的二货我会发现不了?你以为你躲着我我就不知道你喜欢我方博儿?我看我不说这事就完了。

许昕正打算开口。

就听到方博儿软软的闷闷的声音:“谁喜欢你啊,你又不喜欢我...”

“谁说我不喜欢你了?”

“就是!谁说你不...嗯??”方博一下子把头抬起来,发型乱的和猪窝一样,“许昕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谁要说?没听到算啊!”许昕一直知道方博儿喜欢他,但他就是晾着他。他不知道两个男人的未来是什么,其实他骨子里防备意识很重。

可是方博儿...他想起了邱贻可门口说的那句话:我这么犟的人都放弃了,你说方博儿还能坚持多久?

如果方博儿真的不喜欢他了,放弃了。许昕一想到头就很疼。

他知道他不乐意了,他不乐意这人就这么放开他。

想通了的许昕行动力就上来了。

看着方博憋红的大脸,许昕一下子就乐了“我喜欢你方博儿,你这么蠢我当然喜欢你了。”

方博眼睛睁得老大,亮晶晶的水色在里头晃荡。

喃喃道:“我还说你是个瞎子,我这才是真瞎呢,看上你这么个没心没肺的瞎子...我真是...唔!”

许昕脸一黑,赶紧把人嘴给堵上。

邱叔叔回去后没睡着,又起来跑圈了,跑了5圈停下来,还是不死心的发了条短信问许昕你俩成没成啊?

凌晨五点,许昕满足的伸了伸懒腰,看了一眼手机屏,迷之微笑打了几个字。

成了。

邱贻可蹲在夜风里,凌乱的点了根烟。

哦,冷漠。

END